宅木木

赤黑>all黑子,黑子love,看番截图存档狂人,玻璃心吐槽电波发射,喜欢剧情好的故事无论什么体裁

YOI观看截图笔记:第二话 (三)第一个课题

Drama Act I

勇利减肥达标可以进冰场滑冰这天,

尤里· 15岁· 首登场威胁别人退役· 维克托的天才同门师弟 ·普利赛提杀到!

(颤抖吧,凡人!减肥是如何对自己狠到底,要拼上几辈子毅力的极限项目你们不懂!呃,我没试过也不懂。飞速(半月?)瘦到能在冰上起舞的运动员标准(哦不小猪猪也能滑《伴我》)!不觉得细思极恐?!第二话我就开始为勇利心志之坚颤抖了。)勇利一心想着滑冰,完全没注意到近在眼前的骚动(合掌舒了口气的可爱动作)。

提到维克托激出标志性的尤里踢!

被又踢又踩地(宣泄怒火)招呼,俨然欺凌现场,气氛一触即发。张牙舞爪的小猫爪子虽利,却也好好交代了来由(对比某不请自来让人猜猜猜的legend 看看)。

本来不明所以软趴趴sorry、sorry 的人,听到小猫嘲讽四个月前他迄今人生最重大的挫折/最不希望别人看见的失意样,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和他平时害羞温和到绵软的性格反差突然冒头。

不服输、愤怒一晃而过,换上了掩饰情绪的微笑。

(能这么快冷静下来的反应,绝不是第一次直面这样的藐视,也并不害怕。)
令尤里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回应: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如你直接去问本人吧。”

两人走进去,尤里一眼认出维克托溜着他原本为下个赛季准备的节目。
尤里这段关于维克托花滑理念的话,一下子让人发现legend先生的狡猾。

虽然他第一天来就表现得巴不得知道勇利的一切,甚至试图用自己的私人情史交换信息,实则最重要的事情,无论是到底为什么突然跑来当教练,为什么选了勇利,身为教练对选手的训练规划(要相处至少一个赛季,最开始说明大致计划不才是正常顺序么),还是关于自己最重视的东西(如花滑的motto、自己有什么期待),他什么也没说

撬不开勇利的心门,原因很充分:不对他人交付信赖,又怎么可能让他人和自己建立信赖关系?

Legend 先生的习惯之一get: 不把与他人的约定当回事。

Drama Act II

自己憧憬了十年的偶像从天而降来当自家教练,还在确定这是不是做梦,  还没一起谈过滑冰,他家师弟跑来喊他回家......

勇利安静听着事情始末,看到维克托似乎在考虑尤里的要求,马上动摇了(BGM的钢琴音忐忑不安地反复敲击)。

Drama Act III

升上成年组五年,终于积累了杀入大奖赛决赛的实力,首次和偶像同场比赛表现得一塌涂地,随后迎来竞技人生一塌涂地的低谷期,甚至到了把退役也放到考虑事项当中的程度。不知撞了什么大运,偶像伸出的手近在咫尺,还没能来得及握住,一个强劲的阻碍撞进来:三届青少年组世界冠军。十一、二岁左右成功完成后内四周跳的天才(这不是暗示么)。现年十五岁。升组第一赛季目标金牌!

恩是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注1)。

必须同这样的对手竞争胜出才能获得自己憧憬的师资。

想得到legend亲自指导的机会?那就赢啊!
两人的回复充分展现性格。

有自信:赢了给我什么奖励

没自信:输了会有什么惩罚。

说什么也没用,这场比赛势在必行。

又有搞事三姐妹(GJ)介入,消息飞传,很快弄得没有退路了。


勇利对小猫的敌意和不友好的说话方式温和地回以宽容(舔舔小肉肉掉了,身体线条轮廓显现,背影苗条挺拔的小天使)。

尤里小猫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朋友么(离英雄正式登场还有很久),你这种态度大家很轻易就误会的嘛

                       像这样老实说话像个孩子样不就好了嘛↓                恭喜金发妖精俘获勇利长姐的爱心一枚,附赠昵称一个!

致Legend 先生:

现在的你并不知道,你面前的日本男孩对你究竟有多么在意。

你的笑容乃至每一个表情可以轻易左右他的心。
看到维克托和尤里聊得大笑起来,勇利的不安压抑不住,默默转身出门。
奔跑着经过桥上的BGM正如这段内心戏,是一支孤寂动人的心曲。

令我想起去年十月番京吹一季爆发力被人称道的一段———而YOI的反其道,没有打开角色的情绪爆发口,而是把纠结的情绪酸楚地积聚起来。由看着勇利成长的人们温柔地诉说——
“勇利一旦觉得不安就会想要练习了。”

“虽然不是天才,但也就是练习的时间上,大概是世界上最被优待的人了吧。”(→本话最插刀插得我最痛的发言!缺乏的那部分天赋靠得是百分之三百的汗水弥补)

无数次,优和豪透过这面窗看着冰场里的勇利。

虽然无法指导他,不能成为他的灵感,但他们懂他,默默守护着他。(练习划圆圈的勇利好美,勇利on ice总是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表的美)

不安归不安,应阴魂不散的最后赛季咒拿住出斗志,向着目标前进!→勇利暗暗决定。

闭上眼睛感受音乐,勇利的感受力很强。(黑色这身帅气!)

尤里信奉想要什么就去要求去争取,对自己不喜欢的非常不屑。

对那块金牌的渴求,使这位年轻选手展现出惊人的觉悟(→勇利缺乏的)。

(↑感觉尤里暗讽勇利(的花滑)给人的印象)

将贯穿接下来整一季的课题来了——

 "这首曲子有两个不同的编曲版本: 

关于爱,是EROS(欲望)还是Agape(无私奉献)。"

“你们关于爱有过什么思考吗?”

维克托很毒舌地点出两人不要把自己的演绎局限住了。


我相信设置这个课题的本意是让两人探索自己缺少的东西

(加上他自己也缺少的(注2)。

维克托的教练生涯开头比较乱来,不过完成《寻找勇利》episode 1,他摸到了头绪,鼓励“除了溜冰以外的事都不会自己争取”的人表达出了自己的愿望。成功!
宣誓一样大声地说出自己的要求——对勇利来说是首次吧。

而且,似乎是个出乎维克托意料的答案,或许是......一个惊喜?!


注1:上一话看到对“即使没有我,有才能的年轻人也会不断涌现”这种话,我竟然仅仅感觉有点同情。轻描淡写地铺下最刺心的部分,往后随时都能翻出把刀来把观众的心捅成马蜂窝,绝对、绝对是制作组的阳谋!

注2:关于维克托上个赛季为什么选择《伴我》。这节目有残缺,因为他演出来的感情并非发自内心。天才的演绎力和华丽的技巧不能掩饰内心一片荒芜,再不能突破过去的自己(as good as dead)。他想要留住的也许正是自己的艺术灵感和观众的目光。而勇利溜《伴我》,想要留住自己热爱花滑的初心。这么看,他们想留住的虽不是曲中所唱的爱人,但其实都是某种对自身而言最重要的爱。

那么真正的课题即——学会去爱


碎碎叨叨:

贴这篇的过程中反复看这话,看了No太太的《自你眼眸我得以重生》,好像获得了某种神奇的透镜,戴上后看懂了很多之前没体会到的东西,导致写一篇脑内汹涌翻腾,心好累。

原打算记录最初看印象深刻的地方(现在都至少第五刷,还不包括重复看某些喜欢的段落,如中国大会的YOI节目>10刷,俄罗斯大会的YOI节目30刷),现在久不久变个主意,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在第二话,我心中的天平已完全偏向勇利。重复看这次注意到他每次因维克托的一句话、一个表情动摇,心口被堵了什么似的。

哪怕再努力,如果发出的光芒不够,如果没能遇到机会,就永远无法让最在意的对方看到自己→我知道这世上努力没有回报多不胜数,我知道世事大把比这残酷,但当这些一点点通过勇利揭开呈现,我却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一样强烈地感到自己无法接受这么好的人不能得偿所愿。

那些感受太过真实,使我触动。虽然不从事竞技运动,没做出过成绩,但确实想起了自己也曾体会过一些相似的心情。

讨厌用恋爱脑看番的我看着都无法忽略勇利对维克托的态度。那种感情称为恋爱多半不够准确,但越看越不得不承认(虽然很不想承认)他最在乎维克托的感受。但对方呢?

越看越累,需要100%提纯糖抚慰。

贴贴可爱的马卡钦。如今它常跟着勇利。


大晚上跟着勇利跑到ice castle,维克托来了欢快地一蹦一跳跟上。

(马卡钦那么亲近勇利,真心很微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