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木木

赤黑>all黑子,黑子love,看番截图存档狂人,玻璃心吐槽电波发射,喜欢剧情好的故事无论什么体裁

YOI观看截图小记:第四话 (上)选曲进行时

 (下)编排进行时

勇利的房间 · 五月的早上

7:50 AM

鸟鸣声。

勇利迷迷糊糊地看手机,猛然发现自己睡过头了,吓得从床上蹦起来,用芭蕾转飞速换好衣服(喜欢这个动作设计!),慌慌张张地冲向冰场。

马卡钦和勇利一起睡什么的,真是意味深长。不奇怪同人大手们因此获得了无数灵感(Yeah!)

嗯,这一大早的让教练干等,是那位legend先生,他一定会......


维克托教练对自家学生很有耐心,点赞。(听说俄罗斯航空不怎么晚点是真的吗)

当然无心之失也使勇利愧疚不已(日本特色下跪)。

拜神也不过如此了。

前几话描写勇利对维克托的崇拜,大多从侧面表现。而这里,勇利的内心戏直白地形容维克托是他的花滑之神,暗示着两人的距离。

勇利不会对他的神明推心置腹。

感谢勇利家室外温泉中央兢兢业业屏蔽了成人镜头的喷泉!

要不是有它,我们恐怕不能那么专心地听两人严肃认真地讨论编排节目。

对,在温泉里讨论。

SP完成后下一步自然是FS。

我(花滑入门小白)爱脑内解说小人!


今天的脑内小人依旧很可爱!!!(马卡钦你真是勇利的好伙伴)

嗯哼,到了第四话你才亲口对勇利说他的花滑哪儿最吸引你。


裸裎相对,要坦白些,可也不要不顾场合地撩,还顺便做拉伸运动(GJ!不同姿势再来几个!)。


围观群众代表我表情。(隐约听到老爷爷说的“太羞耻”?噢,我们都是含蓄的亚洲人)

决定让勇利自己编排FS之后(维克托自己排节目的方式),一个电话打去向勇利的前教练询问情况。

记得一话这位语调高昂,对学生态度很积极的教练吧。

换教练的事让勇利惭愧(去年大奖赛惨败,解约教练事后也没再联系)。

切雷斯蒂诺教练的风格很正能量(乐观),他并没对这事耿耿于怀。

和维克托当面通话,首先就对心血来潮转行的人表示不满。

这代表着花滑教练界对维克托的看法是“玩教练游戏”。

勇利放下电话,松了口气。

一通终于打出的电话不仅引出了勇利有首自己的曲子的情报,而且让他与过去的自己一点点道别。上一话他主动向支持他的同乡粉丝致谢,现在又对其他给予过帮助而自己没能用成绩回以对方期待的人们有个交代。

决定要改变,就一步一步地行动。

维克托现教练抱怨ing。

雅科夫教练的训练场 · 俄罗斯圣彼得堡

 玩着SNS轻松劈一字。
让优酱和尤里建立良好友谊的安排,有为了后面能通过SNS交换情报的考量。(喜欢前台上摆三小盆鲜花, 生机勃勃的)

双Yuri互为对比的意图从一话就很明显了。

现在转到回俄罗斯训练的尤里这边。

小猫的同门正式登场(先前只出镜没台词)。
红发蓝眼的Mila豪爽开朗。登场就调侃小猫,被对方伸爪挠了挠,抖出她被ex劈腿的事。(原来严肃火爆的雅科夫教练也有幽默感,双人滑甚好)

(英文字幕叙述得更直接)

一想到她用轻松举起15岁少年的臂力狠狠教训了ex,顿觉神清气爽,世界上的垃圾又减少了→好样的战斗民族!

Mila关心她的队友。她的叙述说明尤里的变化。

今年雅科夫教练门下学生们似乎情路不顺(叹

雅科夫很意外尤里去日本一趟回来的变化,但也乐见其成。

尤里的FS由————

鞋跟铿锵有力击打走廊地面是这位前芭蕾舞团首席舞者给观众的第一印象。

五月的圣彼得堡还需穿羽绒服,不过当然掩不住她的好身材。

容貌棱角分明,锐利得像把刀。

上来一句寒暄不说,直奔正题。

也不管尤里的小爪子,像检查艺术品般摆弄检视一圈。

(哈哈哈看牙齿看肢体柔韧度真是对尤里表情包的重大贡献)

恩,(颜)还算满意,可以考虑下一步。


第二步考察觉悟。尤里对取得出道战胜利的觉悟让她很满意,当即一锤定音。确定能合作才自我介绍、握手,马上行动。

没想到还附赠雅科夫教练的八卦!

听听火爆的俄罗斯硬汉哀叫。没想到有人能这么轻松地揶揄他(一物降一物诚不我欺)。


下面欢迎勇利谈谈他和他家教练选曲排节目的方式——

(桥啊桥,思考人生的好场所,通往目的地的途中)
回忆画面来自维克托的《伴我》(Legend 先生太ta ma 帅了),曲子不是(?)。

勇利的又一个心愿(创作自己的节目)正在实现中......

吐槽了一轮过去用的曲子= =

伤脑筋啊伤脑筋~~~心烦了刷刷SNS。


一话有台词的角色,现鉴定为勇利的小伙伴。

同样是溜冰选手的披集,性格阳光,声音欢快。勇利和他聊天会愉快地笑出来,还用了泰语说谢谢。两人在国外训练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披集一听勇利提到“那首曲子”就明白了,主动说他可以联络作曲人。知道勇利没说出来的话,披集很自然地为对方打消顾虑,说那姑娘肯定没生气。

(这时大家尚未知晓披集将会在助攻上发挥历史性作用)

这位作曲的姑娘是勇利在底特律认识的。

红色指甲油是个不错的细节→女性老美(上到七八十岁下到十几岁)对涂指甲油的热爱,懂吧,那是她们的时尚,一周一换的很常见。

雨天从桥上跑过的BGM正是“那首曲子”的第一版。没听到有高潮和变化,被勇利认为很好地捕捉了自己“表现力不足”的花滑人生。

下雨天对应过去的挫折(泪水)。

从一话起,给脚的镜头不少(行动,前进)。

“该怎么改呢?”

改动描写勇利花滑人生的乐曲=改变自己

“那首曲子”对勇利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是心结(让勇利觉得自己辜负了他人的帮助),是勇利本身的象征,是他身边围绕着的爱的证明(就像美奈子老师陪他通宵练舞)。它诞生的每个环节都包含着他人对勇利的支持。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