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木木

赤黑>all黑子,黑子love,看番截图存档狂人,玻璃心吐槽电波发射,喜欢剧情好的故事无论什么体裁

YOI观看截图小记:第五话(下)YOI Debut

某木的碎碎叨叨:

留着第十二话在新年前补完了......

啊——啊——看过YOI完成版再回头看第一版,百般滋味不知从何说起。

回到本话。再重复那句话。以大奖赛金牌为目标的选手,对国内的地区赛基本是像热身一样不用特别放在心上的。

EROS ver. 2.0 的得分↓

但被后辈正面挑战了之后——听到后辈要在比赛中挑战自己没有成功过的跳跃,勇利要强的性格冒上来了。侧脸阴影显示他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赛前,又开启屏蔽的勇利打击到迷弟小南了。看其他选手的样子也想去和勇利搭话,但看到人那么冷淡而没敢上来。维克托用自己的方式批评了勇利。表达的方式有待商榷(维克托说话不怎么考虑别人心情),就像勇利吐槽的打击到自己的积极性。但他同时教导了勇利赛前调节自己的积极方式,与勇利一贯的孤岛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维克托的想法可以这么解释:如果你都不能对别人表达出你的振奋,你肯定也对自己毫无信心。真诚地为别人加油代表着期待对方的表演,同样也在给自己心理暗示:我也会以自己的最佳水平回应对手的精彩表演。在后面的大赛中,我们能看到赛前关系要好的选手之间互相鼓劲。不与其他选手互动并非错误(实际上很寻常),但调动了别人的积极性,会让自己看待比赛的态度变成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享受比赛→维克托看待比赛的态度。

维克托表达自己的方式奔放归奔放,但很多时候说话拐弯抹角留给人揣摩。别人不理解那是别人,勇利怎么会听不明白(→这就是为什么随着剧情的推进,观众越发感到两人有着独特的羁绊)。

临场紧张的毛病很常见,年轻选手尤其容易犯。一路表现得乐呵呵的小南这会儿也犯了。他紧张到教练的手在眼前晃着竟看不到的程度。在场边看着的勇利想起小南是如何坦率地表达对自己的崇拜。他自己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不回应他人的做法不妥,但他以往没太在乎。这次被自己长年崇拜的维克托挑到台面上说过以后,他正视起这个问题。

有分析说因为勇利最在意男神对自己的评价而改变了自己的做法。我的看法稍微不同。我认为勇利对维克托的崇拜没有剥夺他自己的判断,他打从心底认同自己不该无视一个努力与自己交流的后辈。闪现回忆画面就在说明他并非看不到人家的心意。借维克托这么一推的契机,勇利做了他自己也认为应该去做的事。来自偶像的加油非同小可,小南泪汪汪地表示。

坐在场边的维克托露出欣慰的表情(估计他前面批评人的时候也没想太多)。

小南的长曲《Minami's Boogie》(直译为“南的摇滚舞曲”)。boogie是一种节奏强烈的快速摇滚乐。曲子听得让人想要蹦蹦跳跳,很有活力。小南的节目充分展现了他活跃欢快的性格,带着孩童的诙谐可爱,以及技术上略显稚嫩但已即将成形。↑随音乐拨动吉他般的动作,很有意思。

勇利看着后辈的表演,想起过去的自己。

赛前的拉伸运动也很美味(口水)——找了半天没找到勇利回到场边那支听起来很耳熟的BGM(正在场上那位选手用的选曲,只好等OST集出来再添上名字了)。雄壮的交响乐声中,走进来的勇利一副进入集中状态的气势。迷弟小南看得脸红红。勇利路过小南身边,转回头往对方背上用力拍了拍,示赞许他的表演。

就像Wikia上一位观众留言所说:“这是勇利笨拙地对小南说:‘你的FS很棒’的表现。他对自己有这样的狂热粉丝感到无所适从,不懂该如何回应对方(评论原文详见wikia)。”

上场前搞事的传统——维克托一个人说,勇利没回答。

(评论衣服好不好看很暧昧,不像教练与选手的对话)

涂润唇。拥抱。回抱。

颇为亲密色气却格外自然的互动让周围人看得面红心跳(迷弟小南受刺激脸。

亲友团知道维克托要求勇利降低跳跃难度,担心好强的勇利会怎么做。后辈们满怀期待。

这件演出服确实很好看,嗯。滑入场内的动作也很优美。
Yuri on ice ver. 1.0

解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慢慢抬起双臂,张开。慢慢展开自己滑冰生涯的画卷。

孤身奋战的自己,摸索着前进。

维克托发现勇利改动了第一个组合跳跃。蹲踞式旋转之前的动作让我在意,好像有点挣扎的感觉。

提琴加入代表着维克托来到勇利身边。

乐曲很快出现了第一个小高潮。节奏逐渐加强,滑行为4s做准备。 

失误。用手支撑,立刻起身继续。推测出勇利的打算,维克托有些无奈。 

说转换心情,勇利的表情变了,露出之前没露出过的笑容。

暗示着维克托出现以后带给勇利的心境变化。跳出了一个被维克托称为“完美”的3Lo。


张开双臂滑行,如同展翅翱翔。

终于察觉到围绕在周围的爱。

后面中文翻译得有点怪,英译:“Skate like you're the most beautiful person on the ice right now.(渣译:带着此刻自己是冰上最美的人的心情来滑)”。

维克托看得投入。爱的连续步。

最后拼了也要跳四周,撞到墙壁。

维克托轻笑,说:“没想到勇利能不听教练的话到这个地步呢。也不知道是像谁了......”(并没有因为勇利不按他说的做生气)

结束动作指向他,他突然反应过来:“啊,是像我啊。”

鼻血都撞出来了→狼狈的小天使(心疼。

新手教练正从前教练身上取经。说教会是他唯一知道的做法,但看到现场观众的反应热烈——

勇利表演结束觉得滑得很开心地向观众挥手致意,突然想起自己一·点·也·没·听教练的。僵硬地转身,不敢滑到场边,抱歉地陪着笑。新手教练顺应观众的表现,给个鼓励,却在人家欢快地扑过来时躲开了。这家伙天然且腹黑。

分数出来时,小天使还没从刚刚那一摔中恢复过来= =

维克托倒黏黏糊糊地对演技构成得分表示欢喜→符合他关注演绎力的信条。

迷弟小南跑来。三位后辈终于找到机会和偶像近距离接触。

(啊来了最后赛季又借机阴魂不散)

亲友团也很感动。中文字幕直译美奈子老师的话有些模棱两可。我认为英文字幕译成:“It was so obvious that you took the younger skaters seriously as rivals (你显然认真地把后辈们视作对手去比赛了)”,更符合真实的情况。

勇利并没有去考虑要引出后辈们的斗志,他直到不久前才知道后辈们崇拜他,以他为目标。是那股不服输的劲头让他尽全力去比这场的。

不过,理解为美奈子老师误会勇利似乎也行。小伙伴西郡是操心家的性子,本来应当是教练来说的斥责由他说出来了,侧面讲出冒险的行为在比赛中很可能会引发严重后果。

勇利试着表达了自己的心情,说中途滑得开心起来,但自己也没全部弄清楚。

这张笑颜从内至外散发纯净的气质→勇利特有的美。领奖时内心戏的英文字幕这样说:"Anyway, that was the most fun I've ever had skating in competition.(这是我在比赛中滑得最开心的一次)"

我突然意识到,这或许说明了勇利之前没有享受过比赛,而是把它视作压力的来源,一个不得不为证明自己的水平而战的场合。通过与后辈的互动,激发出挑战自己的斗志,让他开心,让他增强了的自信(当然他也明显感受到在维克托的指导下自己的花滑水平提升很大)。

看完整一季,我觉得勇利敢于在比赛中尝试练习中没成功的跳跃,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以后辈的活力(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他的影响为契机,打开了他拼命家、冒险家的开关。

维克托缺乏教练经验渐渐暴露出来。但他也有做得很好的地方,比如鼓励内向的勇利表达自己想法,鼓励勇利创作自己的作品,不受困于条条框框。两人的艺术家性格有着相当程度的共鸣。

对此,尤里小猫表示——(注意到手指和瞳眸中印出的是勇利,不是维克托哟→摊手)

cut掉ED,制作组加料放送获得国内选手权后勇利的出征宣言。

每次媒体出现,必然会为观众带来选手目前状态的更新。

酝酿自己要表达的东西,勇利迟迟没把板子放出。主播有点着急地提醒勇利到他了。


主播听得一脸惊讶,因为勇利以前很少主动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是一段极有水平的发言,也是勇利的爱的告白。

I've been helped by many people in my competitive skating career thus far, but I've never thought about 'love' until now. Though I was blessed with support, I couldn't take full advantage of it. I was felt like I was fighting alone.

之前的溜冰生涯,我都是靠着很多人的帮助一路走来。但关于“爱”却一次也没有仔细考虑过。明明处在一个很受优待的环境,却没能好好利用,一直抱着孤军奋战的心态。

But since Victor showed up as my coach, I've seen something totally differently.

但是,维克托教练出现以后,我所看到的光景就完全变了。

My love is not something clear-cut(清晰的) like romantic love, but the more abstract feeling of my relationships with Victor, family and hometown... 

我的爱并不是那种浅显易懂的爱意或者恋爱,而是和维克托之间的羁绊和对家人、家乡那份难以言喻的感情。

I was finally able to realize that something like love exists all around me.

我终于开始发觉自己周围如同爱一般的存在了。

Victor is he first person I've ever wanted to hold on to. 

第一次想要主动紧紧维系之人, 就是维克托。

I don't really have a name for that emotion, but I've decided to call it 'love'.

这种感情并没有既定的名字,在此我斗胆称之为“爱”。

Now that I know what love is and am stronger for it, I'll prove myself with a Grand Prix Final gold medal!"

知晓了爱而变强了的我,会用大奖赛决赛的金牌证明给大家看!

从这段话当中,我们发现他的变化是那么明显。之前谈一句自己状态都感到勉强的他,现在却那么大胆热烈地表达自己,公开作出要拿下金牌证明自己的宣言。

观看节目的亲友团第一次听到勇利这么形容自己,感想很复杂。(西郡夫妻神吐槽让我笑喷!)

So we...were abstract.

After all this time we've supported him...

“abstract”意为“抽象的”,中译“难以言喻”也还成。

总有断章取义的人喜欢拿话中指向维克托来炒噱头。但其实如果他们认真想想,就会发现这些话合情合理。

从前面的故事中,我们已经对勇利的亲友团在他背后无偿支持深有体会。用维克托那两首关于爱的选曲形容,代表他们的是AGAPE。这样的爱的形式,是理所当然的存在,是内敛的,难以表述也不被要求表述。而被这样的爱围绕着长大的勇利,他所学会的爱别人的方式也是AGAPE(在他对维克托感情上多有体现,而短曲EROS开发出了他包含独占欲的爱)。

因为自己也是个信心不足的人,对自卑的人的思考方式深有体会。

勇利的逻辑:家人亲友不会因为我的失败而抛弃我。家人支持我,因为我是他们疼爱的亲人。朋友们支持我是因为朋友爱。美奈子老师支持我,因为我是她关心的学生。同乡们支持我是因为同乡爱。他们给我的赞誉和肯定,都不是因为我优秀。

维克多不一样,他不是从我出生起就在我身边的家人,不是和我一起长大彼此了解的朋友,不是看着我成长的老师。他并不了解我。他肯定我,只会是因为我作为花滑运动员的表现。他留在我身边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我不能表现得让他满意就会失去他。我必须用尽全力拿出成绩去维系和他的联系。我必须表达自己才会让他理解。

按这逻辑,没有什么是比得到偶像的鼓励和肯定更能让他获得自信,让他意识到自身的魅力与实力了。而且维克托教导勇利要表达自己,所以他鼓起勇气那么做了。以前总把想法藏在心里,一次都没有说过自己是“真心想得到那块金牌的”。说出口就如同立下誓言一样(以后我们还会看到他不断用这个誓言暗示自己)。

和亲友团一起看节目的维克托(前面的表情惊讶,估计没听懂日语)关注点是勇利的领带= =能若无其事突然地说要烧人家领带的家伙,有点危险。(童颜小天使可爱)

附加放送前教练和勇利小伙伴的训练情况,预示他们会是今年维勇的劲敌。从记者会说到维克托起,BGM的琴音就开始跃动起来了,仿佛注入了新的力量奔向着未来,最后再放一段生机勃勃的小伙伴,超赞。

评论